木l口y羊

天真无邪当饭吃+厨师瓶邪+HE

隔壁做菜的:

第三十三章

本来以为发不了的,还是给赶完了,嘎嘎。




吴邪这样想着,霎时间,过去与小哥的相处都一股脑全灌到脑海里。

“小哥……”

吴邪有些认命般地倒在沙发上,就那样睁大了眼睛,眼泪像水帘似的,茶几上的电脑黑了屏,映出吴邪绝望的笑意,然后闭了眼。




胖子见吴邪在苹果摊前挑了老半天,哪个苹果都长得讨喜,哪个又都有缺陷,很久都没拿定主意。

“我说天真啊,自从嫁给了小哥,你的人妻潜质越来越汹涌澎湃了。”

吴邪扒拉开水果袋子:“啊~小哥一个,云彩一个,我一个,咦,多了一个。”吴邪在心里瞪了胖子一眼,面上却是满脸笑意,作了疑惑的姿态,故意把第四枚苹果拿到胖子眼前晃了晃。

胖子见状,把吴邪将要放回水果摊的苹果急忙捞了回来,张嘴就啃。

“同学,10块一个。”水果摊主提醒道。

10块!贵死你爷爷了,找你爹要钱吧。

胖子指了指吴邪:“呐,他请客。”

“你这胖子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吴邪付了钱就走,胖子追上去。

“诶,同学,你还没给钱!胖子同学,你还没给钱!前面那个死胖子!”




“话说天真呐,你就送我们小哥一个苹果呐。”胖子啃着“强抢”而来的苹果吐字不清。

“不然呢?打扮成圣诞老人送他一个苹果?”

“胖爷我才不会那么俗气,我提点提点你,打扮成圣诞老人的人多了去了,你有见过打扮成礼物的吗?”

“见过。”

啃苹果的动作一滞,“你可以假装没有见过吗?再说了,小哥肯定没见过。”

“搞那么浮夸干嘛。对了,帮我把苹果给云彩。我回家啦。”到了分岔口,吴邪便道别。

“那么急着回去干嘛,小哥又不在家。”

“那也不能跟你待在一起,不然我的苹果不保。”吴邪护了护苹果。

“你可以滚了!长三角的男人果然小气。”




小哥今天跟学年论文的导师见面去了,选的真是好日子。吴邪心里微微不满,记住了那个老师的名字。但是嘴里还是念叨,好呀,你去吧,这个可重要了,放轻了声音,西方节日有啥过头。平安夜两个人不是该在一起吗?结果小哥早上去见导师,自己觉得无聊就答应跟部门去联欢,一天都没见上面。不过,还好,这一天还没过去。

吴邪回了家,一看时间,6点多了,于是给小哥发短信。

“什么时候回来。”吴邪把下巴搭在沙发靠背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戳着手机。

不一会就收到:“你可以做饭了。”

好耶!




“嗙嗙嗙!”

这个砸门的力道,一定是胖子。

吴邪做好了晚餐,一直没等到张起灵。

“胖子,门也是有人格的!”

“嘎吱”一声开了门,咦!什么东西?吴邪围着门口那东西转了一圈,心里美滋滋的,一定是小哥送的。这么大,都是苹果?难不成是冰箱!哈哈,果然是小哥最懂我了!如果是冰箱的话,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可是小哥呢?

“小哥!”送东西的人不知道躲哪里去了。“小哥,胖子,你们别躲了,我们一起搬进去呀。”

没人出现。呃……

吴邪盯着面前巨大的“礼物盒”,先把包装拆开看看是什么?于是颇愉快地转身去拿刀。

站在箱子里的张起灵呼出一口气。一个小时前,胖子在电话里大书特书,天真他呀,今天是多么无聊多么哀伤,小哥你一定要好好安抚安抚。

张起灵想了想,早上出门的时候某人那语气确实挺郁闷的。于是点了点头。

于是张起灵就被胖子包成了个“礼物”站在了家门口。

“胖爷我保证,这就是天真喜欢的款,一定可以给天真一个惊喜的!”胖子一直信誓旦旦。




吴邪拿了刀出来,先思考了一下到底怎么拆,很快就找到了包装纸的接口,于是顺着纹路划了几刀。

吴邪一用力,箱子向后倒了倒,“诶诶诶!”吴邪惊出一身汗。这重量不像是冰箱啊,不是么……那是什么……吴邪戳了戳,箱子摇了摇。呃……

吴邪索性抱了抱箱子,好轻。原来下面是没底的。于是接着往上移动,低头一看,出现了一团红色的东西。吴邪紧张起来,小哥这是给自己送了个什么?费力举到一半的时候,吴邪惊叫了一声:“小哥!”

“嗯。”

“……”




收到这样一份圣诞礼物,吴邪心里美得,削苹果的时候背着小哥低头偷笑。没想到小哥竟然愿意穿成圣诞老人的模样,想到张起灵塞给自己礼物时那份难见的羞赧,吴邪笑了笑,拿起一块钻了果核的苹果扭头喂到张起灵嘴里。张起灵吧唧吧唧吃完了,望着吴邪。吴邪又低头拿了一块,“导师怎么说的。小哥?小哥!”

吴邪有点难以相信地看着只剩空气的身旁座位,连怀里的温度都消失得那样彻底。明明开着灯,眼前却是一片黑暗,是梦吧?是梦的……

小哥!小哥!小哥!

一枚苹果滚到沙发下,直至枯黄。




“小哥,京杭大运河离长白山有多远呐。”人日一过,三叔早忙去了,没有兄弟姐妹的吴邪连“摸乌龟”的牌搭子都凑不齐,摊在沙发上,在换了很多个姿势后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给北方发了条短信。

小哥,你说我要是想你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张起灵一时半会儿没回,吴邪抱过葵花籽口袋,开始嗑。

“瓜子,它的壳是时间,吐掉两片,光阴不见,哈!好诗!”微小的点映在吴邪琉璃珠子般的眼中,吴邪确定瓜子白白胖胖无误后,扔到嘴里。

手机一震动,吴邪拿过来一看,被瓜子泥呛了满眼汹涌的泪花。

“离你最近的机票是后天。

离我最近的是明天。

吴邪,我可是从放假第二天就开始想你了。”

三行字,三个重点。

病句!

病句!!

哼!!!

“我给我妈打个商量。”吴邪一溜烟跑到厨房门口,扒着门。

“母亲大人,有事启奏~”

吴妈妈正在切香肠,知道她这个儿子又有花花肠子要炒,头也不抬,道:“说吧~”

“你看啊~书上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废话少说!”吴妈妈冲着儿子一瞪,也是明亮亮的眼睛,风情得紧。

“嘿嘿,妈~小哥邀我去东北玩。包吃包住包机票哟~”

“东北么……包吃包住包机票……他不会骗你去搞传销吧。我听你爸爸说学校发生了……”

“妈!你见过哪个搞传销的这么舍得砸钱?”

“你跟他什么关系?”

“室友呐!咳……朋友啊……”吴邪转过脸,“哎呀,小哥,小哥,张起灵啊。什么记性。”

“哦!是起灵啊~啊,去吧。是他我就放心了。”

“……”




吴妈妈虽然爽快地允了儿子去东北,但是东北那旮旯实在是太冷太远,在出发前的时间左叮嘱又叮嘱,又考虑在年关,硬塞了些腊味到吴邪包里。吴邪嫌弃腊肉熏了衣服,又不肯拖行李箱,只好另备了个背包。

“你这么贸贸然去叨扰,必须得带点见面礼。你去了再买点水果什么的,免得你驼,白吃白喝好几天呢,对了,你玩几天?早点回来,待久了别人也要烦。好不容易放个假,你还在外面去野。见了张爷爷要有礼貌,别跟在家里似的,你都这么大了,这些就不用我教了吧,吴大爷~”

“嗯,是,对,好的,知道了,我晓得,收到了,母亲大人英明~”




张起灵见到吴邪的时候,某人吭嗤吭嗤背了两个背包朝自己跑过来。

“小哥!小哥!”

吴邪跑了几步,大概觉得自己太过激动,又改为走的,越走越害臊,到了张起灵怀里的时候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旁人眼里不过就是一清爽俊郎的男子给了一只恨不能把棉被都裹上的“熊”一个拥抱。




吴邪踏进小哥家的时候被暖气深深地吸引了。

嗷~多么神奇的东西,在家里可以只穿一件!早上起床不用靠爆发力穿冰冰凉的衣服!嗷~暖气~我今晚要抱着你睡。

“小哥,为什么呐,为什么爷爷不在。”吴邪敲了敲暖气管,果然奇妙的东西连声音都好听一些——如果爷爷不在,两个人在床上的时候就会失了顾忌,吴邪很担心自己明天可以出门打雪仗。

“小哥,小哥?”吴邪转身去看,咦?小哥呢?

“小哥?张起灵?闷油瓶子?”没有得到熟悉的回答,吴邪看着只有自己的屋子,突然就觉得屋子空旷得厉害,像被PS调高了亮度,是梦吗?

小哥!小哥!小哥……是梦吧……




全身就好像潜伏了无数的小人儿,此时拿了钢叉就刺,吴邪痛得蜷了起来。

“小哥……小哥……”吴邪抓着自己的手臂,喊在心里,大概是疼得厉害了吧。

“小哥……我……想你……我好想你……”

眼泪又从吴邪紧闭的眼中滚了出来,当初也是这样,叫一家人看了心揪得厉害。吴邪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任泪水汹涌,木然了双眼,然后有些急迫地跪到茶几边,抓过水果刀,撩开衣袖,看着手臂上那十七条伤疤,刀落了下去,终于心安地笑了。



评论

热度(7)

  1. 春秋一时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
  2. 逆流而上的鱼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
  3. 木l口y羊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